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明不需要信徒四
    “这时间那有那么简单。”王离轻轻叹了一下,就以他现在的道君道行也不能说把那神秘莫测,万古长存的时间给掌握住了,他顶多也就是在时间的长河中驻足停留,做一个愿者上钩的垂钓者,而不能像圣人那般溯流而上,成为河流的主人。

    而爱丽丝那种掌握和被青睐时间的错误,不过只是这个低级宇宙虚假时间的错误,就像古一以为自己掌握时间一样,都不过是大千世界的玻璃投影而已,虚假又脆弱。

    不过在怎么说,眼前这个变种人女孩爱丽丝的天赋在这个世界也已经是最顶级的一类了,从另一方面,说她是位面之子也不为过。

    轻轻感叹一下,王离接着道:

    “谢必安,怎么样,这个小家伙有没有兴趣教导一下?”

    “我?”谢必安一愣,下意识的指了一下自己,然后看了一旁的绯红女巫一眼,不解道:

    “旺达小姑娘不是在教着她吗?不需要我吧?我这样插手,是不是不太符合师承啊!”

    “都是道门,你还真指望着旺达,她自己这三脚猫道术都不怎么会,还怎么去教导人,这不是纯属误人子弟吗?你既然在东瀛这边,就连带着把她们的道法也一同包了吧!”

    “额,那……那就谨遵道君老爷法旨,而且,老爷,我好像也没有能拒绝的权力吧……”听着王离的话,谢必安只能苦笑。

    怎么王离还能真同他商量了?!

    “嗯,那事情就这样决定吧!”王离点点头,最后敲板。

    见王离点头,谢必安、绯红女巫等人自是莫不如此,全都点头应下。

    除去谢必安的不乐意,绯红女巫是相当开心的,能有一个阎君来教导她们修行,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简直就是天大的机缘。

    虽然现在的她也不尽是全靠自己摸索修行,王离传给她的道经里面夹带着历代道人的修行感悟,但是这种感悟就如同隔靴挠痒一样,来的不通透,再加上她的外国人对古代华国的文化有着一定层次上的认知障碍,这让她修行起来很是费劲。

    不过现在有了谢必安这个天仙阎君,那就变得一个大模样,绯红女巫心里窃喜不断。

    见他们没有其他异议,王离看着一下四周,刚准备继续开口,忽然他的眉头一动,早就被他遍布到整个地球的灵机突然出现了一丝涟波。

    “你们先在这里,我出去逛一下。”

    说完不等谢必安他们开口,王离就直接推门出去了。

    等王离走了以后,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四人,谢必安对着屋里的三个大小女人,轻轻咳了一下嗓子。

    “咳咳,道君老爷的事情,我们不管,也不管不到,我们先说我们的自己的,我先提前先说一下啊!我可不是什么好老师,这种传道授业的事情我不擅长,之前也没有做过,所以教起你们来可能会出现一些不自然,不过当然你们放心,以我的道行我想教导你们还是很轻松的,所有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误人歧途。

    对了,最后说一下,我现在教你们修行道经,并不是说就成为你们的师父老师,你们就是我的弟子了,拜师这件事是一件很郑重很严肃的事情,它在华国要大过生死,这个我希望你们明白!”

    “弟子明白!”绯红女巫、爱丽丝、白皇后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谢必安齐齐跪拜下。

    对于华国的这种师徒父子关系,即使绯红女巫不是很了解,但她还是略有耳闻,而且能得到地府阎罗的传道授业已经是天大福分,至于得到师徒关系,那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

    和真正神明之间,她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嗯,现在去把你在这里的所有变种人手下都叫过来吧,既然要教,那我索性就都教过来吧!”

    …………

    在严逢和柳湘到达札幌将军府时候,整个将军府内已经开始大摆宴席,这时正是傍晚时分,整个将军府一改末世那绝望颓废的模样,变得到处是张灯结彩,花灯呼唤的,让人完全无法想象在毁国乱世的东瀛还有这样一处太平乐景。

    波谲云诡,妖魔鬼怪,不外如此。

    “两位小天师远道而来,真是有失远迎啊!失敬失敬!”还未到将军府大门,身材矮小,面容黝黑多毛发和猴子一样田中合一就张着丑陋笑脸应了上去。

    出门迎接的田中合一并未穿着他族内的那件有着楯午之铠的小韦樱威铠,而是一身用于迎接贵客的华贵东瀛礼袍,华丽的淡金色礼袍被他长长的拖在地上,在四周混暗的灯光下,仿佛一个正在准备举行邪恶祭祀的血腥祭司。

    “相比这么就是田中合一将军吧!真是有幸一见!”严逢面无表情的侧身让过田中合一迎过来的手。

    “哈哈哈哈!真是英才俊杰啊!”田中合一也不恼,他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用着蹩脚的华语热情道。

    “哎呀,你看我,光顾着激动了,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他一拍脑袋,对着严逢柳湘两人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抱歉笑容,然后紧接着对着一旁的广田凉子严肃吩咐道:

    “凉子,快带两位小天师去好好洗浴,洗尘接风一下,我们的宴会马上开始!”

    “遵命,将军!”

    “两位小天师请移步跟小女来吧!”广田凉子深吸一口气,对着俩人摆手笑道。

    看着两人恶心的笑,严逢剑眉冷竖,衣袖翻飞,手中早就隐形多时的道剑欲鞘而出。

    啪!

    柳湘忽然错步上前,秀手按住严逢宽大衣口下的已经迫不及待拔出的长剑,对着他若不可见的摇头低声道:

    “等一下,先不急,先看看他们到底是想干什么?等我们都搞清楚以后,在把他们全是杀于剑下也不迟。”

    说话的时候,柳湘目光直视田中合一,面带微笑,说完她也没有去看严逢的脸色,而是客气的对田中合一笑道:

    “好,那就请将军暂且等我们一下,毕竟一身邋遢的赴宴是对主人的一直不尊敬,还请谅解我们离开片刻,我们很快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