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逃亡与迷失
    正在赶路的采薇猛然顿住,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呜呜呜呜~~”

    号角声,顺着风,从远方传来。那个方向,是战场!

    采薇眼中迸**光,连忙加快了步伐。

    此处距离战场足足有五里的路程,采薇只花了半刻钟的时间。

    来到战场,然后,看到了数以百计的雪人似乎在追逐着什么,渐渐远去。

    采薇的心,顿时跳动加速。她快步走了过去,忍着恶臭,穿过无数的尸体,到了一堆雪人尸体的地方。

    她清楚的记得,这片战场,自己可没有见到什么雪人参加。所以这些雪人的尸体,很可疑。

    来到一具尸体边,蹲下检查。这一检查,采薇就又惊又喜,是他!

    尸体一刀斩断了六根肋骨,伤口处平整光滑,血流不止,似乎要将所有的血液流光才肯罢休。且看这角度,对方的身材应该很高大,起码要八尺以上的身材。

    能够造成这样伤势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鬼哭。

    又检查了几具尸体,大同小异,这时候,采薇已经基本确定,她笑着自言自语:“鬼大哥,我找到你了,这时候,你一定很虚弱吧!”

    她从伤口处看得出来,鬼哭每一刀的力量,似乎比起平时,要迟钝了一些。

    站起身,采薇不再停留,连忙朝着那群雪人离去的地方走去。

    “救命!”突然,一个微弱的求救声传入了采薇的耳中,采薇扭过头去,是一个男人,他努力的朝着这边伸出了手,脸上满是哀求:“救命……求求您了……”

    采薇神情有些恍惚,她记得鬼哭给他讲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似乎在军中流传很广。大概就是一个年轻的士兵独自一人的时候在死者众多的战场上,听到有人求救,然后走了过去,接着就失踪了。这个故事很不靠谱,漏洞很多,却也说明了战场上的危险。

    扭过头去,不去理会那个求救的男人,采薇加快了速度,这时候,她可不愿意惹这个麻烦。

    “救我……”

    求救声变得大了,声音也越来越洪亮,采薇越走越快,然而,声音却越来越近。

    采薇猛的回过头来,身后立刻传来呼啸的风声。

    无数的尸体凝聚,首尾相连,仿佛一只巨大的蜈蚣,无数的手脚在地面爬动,而头部的地方,那个男人朝着采薇伸出双手,满脸怨毒:“为什么不救我!”

    “该死!是尸妖……”采薇太阳穴跳动,拔出了青竹剑,杀气四溢:“就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尸妖。”

    话音刚落,她主动朝着尸体凝聚而成的蜈蚣撞了上去。

    轰!

    蜈蚣般的尸妖瞬间粉碎,如烟花般爆开,无数碎裂的肉块散落四处,冒出腾腾热气。

    采薇胸前起伏,微微喘息,收起了剑,拍掉了斗笠上的碎肉,目光冷峻的向左侧瞥了一眼。

    一只探头探脑的灰狼顿时双眼瞪得溜圆,然后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她冷哼一声:“警告你们,别惹我。”

    说完,继续追逐者刚才那群雪人了踪迹。

    等到采薇离去,那头倒在地上的灰狼一骨碌爬了起来,夹着尾巴撒腿就窜出了战场,远远的离开这里。

    ……

    噗!

    一刀穿透有着厚厚皮毛的身躯,又一个雪人倒下。

    鬼哭猫下腰,低头闪过一个斧子。斧子划过他的头顶,咚的一声顶在了他身后的树上。

    他猿臂轻舒,摘下插在树上的斧子,抡圆的胳膊甩了回去。一道飞旋的黑影闪过,正朝这边冲来的一个雪人一头撞在了黑影上,顿时如遭雷击,咔嚓一声,头被劈开,倒在了地上。

    更多的雪人冲了上来,鬼哭扭头就走,借着周围的树木,不断躲避着身后甩来的兵器。

    渐渐的,雪人们开始脱节。鬼哭又猛地顿下脚步,反身杀了一个回马枪。

    他先是一刀划破一个雪人的喉咙,然后抬起刀引开一把轮过来的铁鞭,一肘子把这个拿着铁鞭的雪人打的满脸开花,那个雪人后退,挡住了其他两个雪人,鬼哭迅速的向左挪动一步,接着一刀穿二,两个雪人同时被他一刀穿胸而过。

    一脚蹬在了面前这个雪人的胸膛上,同时抽出了刀,向后一躲,一把钢刀刚好划过,差点砍去了鬼哭的脚。

    鬼哭稳住身形,拿着钢刀的雪人冲了上来挥刀猛攻,两个人的刀相互碰撞,铛铛铛三声之后,鬼哭由守转攻,一刀隔开这个雪人的钢刀,举刀就要一刀劈下。

    这个雪人连忙抬起刀,想要挡住,然而第一时间,鬼哭的刀并未落下,他的刀在半空中顿了一下,这才一刀劈断了这个雪人的胳膊。

    鬼哭的刀,很多时候都是以快著称,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技巧,而是没必要,现在失血过多体力不够,刀法显得有些迟钝,于是这些技巧,他自然要重新拿回来的用了。

    手臂握着钢刀落地,断臂的雪人发出惨叫。而另一个胸口中刀的雪人此刻又挣扎着朝着鬼哭扑来,被鬼哭侧身闪过之后绕到了背后,一刀劈在了毫无防护的后腰上。

    而此时,其他雪人又追了上来,鬼哭又迅速脱离,等他们来到后,只看到了三具尸体和一个断臂惨叫的同胞。

    最终,雪人们放弃了追捕鬼哭。事实上,等鬼哭逃进这片树林之后,就意味着他们的追捕失败,只是不甘心,所以还在继续追捕,却不料损失如此惨重。

    穿过光影斑驳的树林,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河滩满是鹅卵石,清澈的河水能一眼望到底,能清楚看到河中悠闲的游鱼。

    因为鬼哭突然钻出来,一群在河边喝水的动物受到惊吓,连忙匆匆离开,树上猴子发出尖叫,一群鸟儿也跟着尖叫着飞上了天空。

    地面回荡的波纹告诉鬼哭,暂时没有发现危险,鬼哭左右张望了一下,依旧没有发现危险,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把刀插在地上,微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刀身如镜,让鬼哭一眼就能看到身后的情形。

    而做完这一切,他这才捧起一捧河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哪怕再清澈的河水自然也是不干净的,这点鬼哭心中清楚,但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这些了,现在他很缺水,唇干欲裂,大脑都有些发昏,加上失血过多,再不喝水,身体恐怕要出问题。

    一口冷澈的河水咽下肚里,顿时感觉好了许多。

    又捧起河水擦了擦脸,洗去一年的血污,整个人都清爽了好多,鬼哭抬头看向四周,然后有些懵,这里……是哪儿?